不是为裕民坊老麦而写的悼念文

作者: 分类: 当代散文 发布于:2020-04-25 416次浏览 56条评论

不是为裕民坊老麦而写的悼念文

人生中首次对American Food获得认知,是透过老麦,那是读紧小学时的事。
撰文:月巴氏


1.    食老麦是一回事,知唔知老麦发迹史又是另一回事。

2.    直至睇完《大创业家》(The Founder),才知道老麦原来有过这幺一段过去。

3.过去我主要帮衬3间老麦:九龙湾德福花园原址嗰间、裕民坊嗰间,以及新城市广场设有火车雅座嗰间。话就话「主要帮衬」,但不代表「成日帮衬」——对于我这类屋邨穷小子,食老麦,是一件难能可贵的事,是必须妈咪愿意陪同(俾钱)才可以做的大事——而容许嗌的也只是最cheap的汉堡包,而我最朝思暮想的,明明是Big Mac。

4.电影没有交代Big Mac製作过程(Big Mac发明者不是创办老麦的两兄弟,而是一个叫做Jim Delligatti的特许经营者,发明年份是1967年。当地球的一端发明Big Mac时,地球另一端就发明了一种革命叫「文化大革命」),反而展示了Dick和Mac两兄弟,怎样研发了一个高速製包及输送过程,然后再怎样以独创的销售模式,改变了人类的帮衬和进食习惯。总之,就是要快,食完,客人自行掉走包装纸和纸袋,冇手尾跟。

5.像城市的拆解和重建。过程要快,尽快把要拆的拆走,尽快夷为平地——因为只要一天还未夷为平地,就会给人残留记忆,就像裕民坊那间老麦,当周围的楼明明晨早拆晒,偏偏呢间老麦keep住运作,keep住作为旧裕民坊的一个象徵,一个对于昔日裕民坊记忆的载体。

6.奶昔曾经是我对老麦的美好记忆载体。记得啜第一啖朱古力奶昔入口时——我惊讶于尘世间竟然有这幺一种奇妙的饮品!《大创业家》让我知道,(日后被认为是)老麦的创办人Ray Kroc,为了悭冷藏库成本,一度改用奶昔沖剂整奶昔,整成明明不算是但饮落依然好奶昔的「奶昔」。Ray的做法,令Dick和Mac两兄弟极度愤怒。

7.愤怒是因为一些本来好地地的东西(及所象徵的价值),被换掉、抽空。我不反对重建,但大佬吖,重建后新起的竟然是那些只能长瞓而不能生活的豪华棺材房。

8.《大创业家》最核心的问题是:Ray Kroc究竟有冇做错?他为了干一番事业,咁多年来一直坚持——成功,不关乎先天资质,不关乎后天环境,世上再没有怀才不遇,最重要,就是睇你能否坚持。于是,他坚持地说服Dick和Mac搞Franchise,他坚持地向唔睇好佢的人力sell加盟特许经营,他坚持地要发大嚟搞:然后,他为悭钱坚持地要用奶昔沖剂,他为确保收入,坚持地要把快餐店生意转型为房地产生意,他为赚大钱,坚持地要踢keep住阻佢发围的Dick和Mac出局;最后他更坚持地要为自己正名,名正言顺成为老麦创办人。Ray Kroc成为了美国梦最佳代言人。

9.电影所展示的Ray Kroc成功之道,就是大条道理抢走别人嘅嘢:创意、精神、心血,然后再巧手包装/扭曲成另一样嘢。只是从今时今日的商业价值观看,Ray的行为肯定会被合理化(而法律则把他的行为合法化);至于Dick和Mac唔想发围、但求守住自己嗰间老麦就心满意足的心态,实在有冇搞错,兼夹不合时宜。

10.原来如果你不想被人抢走自己嘅嘢,就要坚持不懈地先去抢走人哋嘅嘢。但当然,渺小的我们,总是做俾人抢走嘢嗰个。

<<上一篇: